现状与危机,广州三元里皮革商业市场启示。

  • 发布时间: 2012-4-15 21:53:34
广州三元里皮革商业圈的现状与危机
随着三元里皮具商圈规模的不断扩大,缺乏综合规划、用地狭小、配套设施缺乏、品牌整体推广缺位等种种由于自发形成的先天不足开始暴露出来。这是三元里的内忧。
外患同样存在
狮岭的专业市场是从2001年发展起来的,那时主要是做皮料和加工,皮面笔记本。中国皮具之都狮岭经过这些年的快速发展,专业市场已经从原材料、五金开始向成品展贸领域延伸,由圣地集团规划打造的总建筑面积达68万平米,集皮革皮具物流信息中心、皮革皮具会议展览中心、皮革皮具采购交易中心、皮革皮具融资结算中心、皮革皮具人才储备中心、皮革皮具电子商务中心等六大中心于一体的海布圣地城,将对三元里形成强大的威胁和竞争。高钦利意味深长地说:“现在梓元岗才40多万平米,不能小看花都狮岭的扩张啊。”
皮具国美模式的海宁中国皮革城,从1994年发展至今,现在已是上市公司,经过了五期建设的海宁皮革城,面积达到了95万余㎡,并且现在已经在辽宁佟二堡、河南新乡、四川成都等地进行了模式复制,完成了布点。有消息报道,海宁皮革城正在华南板块寻求落地点,如此消息为真,海宁皮革城将完成整个中国大陆地区东、西、南、北、中的战略扩张,这对外贸形势日渐不妙、欲拓内销市场的三元里皮具商圈无疑是一大威胁。
此外,中国箱包之都白沟与新兴的中国旅行箱包之都浙江平湖目前都在倾力打造集聚箱包全产业链的第五代专业市场。其中,浙江平湖·国际箱包城总占地242亩,规划建筑面积约40万平米,意欲打造全球箱包航母级公共展贸新平台。这些新兴的专业市场,无疑将分掉国内皮具箱包市场领域一块不小的蛋糕。

除了来自国内新兴市场的竞争压力,海外市场疲软的压力也逐渐加大。“整个三元里商圈,一个皮具城就可以满足整个广东省。三元里商圈30多个皮具城,大部分还是靠外贸,外贸这条路一不通,整个中国皮具箱包行业肯定严重萎缩。在全球经济低迷、海外新兴市场兴起的双重压力下,外贸之路又何其艰难?”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总经理刘浩清在广州市外经贸局前往三元里调研时如此表示。 
同时,随着近年电子商务迅速发展,人们的消费习惯也在悄然改变。可目前三元里皮具商圈还没有一个专业市场在电子商务上面取得成功。以外贸、批发为主、零售为辅的三元里皮具商圈能否持续发力?又能持续多久?面对内忧外患的现状,三元里商圈又如何来应对?
临建的历史之伤?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全国上下都看广州,广州要看三元里,是当时的真实写照。在广州什么都可以批发、可以倒卖,广东的商品在全国可谓一片畅销,特殊的时机成就了三元里皮具商圈、站西鞋业、流花服装商圈的江湖地位,从某种意义上说,三大批发市场商圈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历史印记。
占据了重要交通优势的梓元岗路获得了很多商家的青睐,原有的几个专业市场很快就不能满足商业的发展,于是一大批民房加高临时改造成市场,形成了“楼下是商铺,楼上升炊火”的特殊景观。一些位置较偏、30年楼龄且仅有40平方米的临街铺面租金高达数万元。桂花岗一名地产中介向记者坦陈,“梓元岗社区的一二楼的房子只要业主愿租,几乎可以当天放盘当天成交”。
临建在三元里皮具市场发展之初极大地满足了商业用地,促进了商圈的飞速发展。然而,临时建筑总是让人没有安全感,在临建的市场里,生意人都有赚一天钱是一天。不去装修,没有规划、形状各异、交通混乱、隐患丛生,也是三元里皮具商圈的一大景观。
梓元岗的老住户王伯坦言,他住的那栋楼一二层都租出去做商铺或仓库,“整个房间几乎堆满了皮具,真皮笔记本”,楼上住户不得不安装防盗网。近几年查获的假冒产品中,就有很大部分是来自楼上的民房宿舍。而且,皮具产品万一着火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王伯有空时都会向租户的工仔敲敲消防警钟。
历史遗留的问题也总是最复杂的,就像老树的根一样盘根错节,难分难解。而临建就是这样一个伴随了三元里商圈整个成长史的顽疾。缺乏综合规划、用地狭小、配套设施缺乏、交通拥挤、整体推广缺位等问题日益显现。

按照规定,民房改建成商业用地,需要通过政府两年一审。如果政府不再审批,就有随时关门的风险。“老板其实都是提着心做生意。当然也不愿意花钱去装修,提升整个区域形象。”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面对这些问题,政府也有重视。当地政府在先后多次对皮具城管理机构的设置进行了探索,但由于梓元岗几乎是由纯粹市场自发形成,各个市场又分属不同业主单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至今为止政府都没达到预期目标。
“我在这里做生意,年年说临建的市场要拆,要改造,然后年年只是说说而已,没见有动静,现在我们也不管了,能赚一天是一天。”一位在此做生意二十多年的王先生说。王建新说,梓元岗由于受到原先地理的限制,很难统筹改进,只能发现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
终于等来了好消息,三元里被列入了广州旧城改造的规划中,制约三元里继续发展的瓶颈即将消失,三元里又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被A货绑架的无奈
三元里皮具商圈36个皮具专业市场,有20多个都以皮具成品为主,定做笔记本,这些市场的经营业态大体一致,同质化比较严重,市场定位不清晰、细分不明确,高、中、低档商品混杂,市场没有形成合力,缺乏营造皮具业大市场的经营氛围,导致区域综合竞争能力难以得到提升,同时,还面临A货的困扰。
有人说,假货每个市场都会有,尤其是比较旺,客流量多的市场。在三元里,我们的确看到了这样一种现状,诸如LV, CUCCI, 爱马仕等国际品牌,在天桥地摊上,在一些批发市场的档口随处可见。事实上,A货,给三元里商圈带来了繁荣、带来了兴旺,带来了利益,同时,也带来了难言之痛——假货集散地,已经成为三元里皮具商圈另一个代名词。
据三元里皮具商圈一位资深商户向《中国皮业周刊》记者介绍,三元里皮具商圈某专业市场有60%的商品都是A货。“这个市场其实就是被A货绑架了,这部分专做A货的客户市场方也很难割舍它们。虽然明知是A货,但却又要依靠它们来生存,这也是市场方的无奈。”该资深商户如是说。
在三元里商圈某专业市场档口,一位女士正在挑款,脚边放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中国皮业周刊》记者进入里面随机拿起一款钱包,老板徐阿姨马上热情地凑上前来,神秘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用布包住的东西,而后揭开布说道:“你那个是没有商标的,这个才是打上了商标的。”徐阿姨还介绍,这款打上了GUCCI商标的钱包,在淘宝上也有卖,70块钱一个,他们在白云区有自己的工厂。接着拿了一个款式画册给记者,里边几乎囊括了全部国际品牌的每个款。
大品牌缺失的尴尬
据了解,目前现在三元里批发市场,一个实用面积只有几平米的档口,一个月的租金普遍在1-2万之间。档口还有进场费,一个档口的进场费就高达几十万,转让费高达几百万。还有一方面是三元里面积局限。刘传现在正在走的模式叫做“科工展一体化”,就是研发、工厂、展示全部集中在一起。“我们可不是要一点点面积的,动不动要上千平方,在三元里,可能吗?”?
长期以来,三元里并没有形成一批为公众广泛认知的国际名牌,稍有一些知名度的品牌,品牌形象也时起时落。与之相反,由于中国市场的巨大吸引力,一些国外品牌或仅仅在国外注册的品牌纷纷打入国内,占据了国内中高档皮具产品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于是,三元里留给人的印象是“中低档品牌的聚集地”。
三元里皮具商圈之所以缺乏大品牌,有行业资深人士分析,三元里皮具商圈只是起到了一个品牌的孵化器的作用,随着品牌的成长,它无法给提供适合品牌发展的更大的市场空间;同时,不断上涨的租金成本亦成为品牌壮大的一道阻碍。大品牌的离开,又回到了从小品牌培养,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永远都没有大品牌,永远都在培养小品牌。该资深人士举了个养鱼的例子,只有鱼池够大够深,大鱼才会停留,缺水缺氧大鱼肯定养不活,留不住。
事实上,三元里几乎从来都不缺自主品牌,它拥有的自主品牌数量远比人们想象中的还要多,整个三元里注册的皮具商标估计有上万个。从十几二十年前,梓元岗就大有人在注册品牌,一个厂家有10个品牌的都有。刘浩清说,“但是有用吗?靠那个5平方、8平方的小档口能展示出一个世界品牌吗?不可能!”
也许很少消费者会知道,万里马、美承记事本,卡丹路、康奈、嬉皮士、啄木鸟、鳄鱼恤、登喜路、骆驼……这些知名的牌子都是从三元里发展起来的。只不过,这些品牌发展起来后,却都选择了高飞。“一种比较虚伪的说法,就是这些品牌认为自家身价高了,要跟老兄弟划清界限。我来自意大利,想标榜自己的贵族血统。”刘传说,这些品牌的离开,更主要还是为了节约成本

本文由美承文化用品有限公司www.uuubook.com 设计部组稿

相关文章: